新闻热线:15379009688,0931-4809111   新闻邮箱:zglzw2012@163.com  QQ:1538783093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兰州网  >  牌楼网  >  全国扶贫动态

贵州纳雍:华农菌草产业链成为产业脱贫攻坚的样本


稿源:中国扶贫网 编辑:安成 发布时间:2017-10-12 16:23      【选择字号:

  中国兰州网10月12日消息 一年以前,严重缺水的基地群众还在靠天种粮,靠山吃饭。贵州省纳雍县董地乡脱贫攻坚指挥部前线工作队2016年10月进驻后,为这里带来了人工地下水,带来了华农菌草产业链,带来了…,带来了希望。

  在董地攻坚脱贫前线指挥部的战略规划下,纳雍县董地乡以菌草技术和菌草产业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理念指引下,通过实施“政府+企业+科技+村集体经济组织+贫困户”模式,构建“一个联盟、两个平台、三个基地、万个脱贫农场”,实现技术共享、产业共赢。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纳雍县董地乡前线攻坚脱贫副总指挥兼工作队队长周从启称该模式为菌草扶贫的“贵州方案”。

  九月的纳雍县董地乡,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正是去贵州看草海的好时节。下了飞机驱车200多公里赶往纳雍县董地苗族彝族乡脱贫攻坚指挥部,简单吃完午餐直接赶往地头田间。

  在柏油路上,透过车窗看到一块块分散的梯田上直立着几十株发干的苞谷杆,周从启既着急又无奈。他说:村民在山上种苞谷,不仅造成水土流失的生态失衡,增加了农业生产的机会成本,还因一家一户且传统落后的农业产销方式而加剧自身日常生活的相对贫困甚至滑向绝对贫困。如果这些农户都种上华农菌草,情况会大不相同。

  生态贫困和生活贫困导致思维贫困;思维贫困又将固化生态贫困和生活贫困。如何破解这一恶性循环的贫困陷阱?正当我陷入沉思之际,汪洋大海般的华农菌草景观映入眼帘,心情随着草海的澎湃而激动。这不仅因为我第一次身临如此蔚为壮观的场景,还因为或许其中暗含了上述恶性循环的破解之道。

  如何破解深度贫困乡的贫困循环?对于这个问题的探索,周从启颇费了一番工夫。解决这个问题,要从农民贫困的根源谈起。

  我们经常讲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如果将资源或要素分为人财物三类的话,那么资本化的要素相应地也可以划分为人力资本、金融资本和实物资本三种。这些资本既有个人的,也有集体的。历史事实表明,农民若缺乏集体资本积累的能力,就很容易陷入“绝对贫困—农民入城—相对贫困—资本下乡—绝对贫困”的贫困循环。

  共同富裕作为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先富带动后富。生活在深度贫困山区的老百姓无法凭借集体自身的力量积累资本,摆脱贫困,故需要外界力量的带动或帮助。

  精准扶贫的全部文章也都是围绕“带动”二字来做的。比如,主导产业项目的政府、企业及金融机构带动深度贫困居民物质生活脱贫,进而带动其思想文化脱贫,少数人脱贫又继续带动多数人脱贫。

  可问题是,企业及金融机构为农民提供就业岗位的目的在于利润最大化,而农民集体寻求企业及金融机构支持的目的则在于脱贫致富,这不是一个“带动悖论”吗?

[1]  [2]  [3]  下一页  尾页